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www.991777b.com > 正文阅读

刑法第67条第3款是什么内容

发表日期:2019-08-10 19:17  作者:admin  浏览: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内容为: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犯罪人投案自首可以使其犯罪所造成的危害社会的持续状态结束,但是给社会造成的损害并不会因自首而消灭。犯罪人投案自首,仅仅表明对自己所犯罪行的态度,并不会改变其原来犯罪事实。因此,审判人员在决定对自首的犯罪分子量刑,必须以其犯罪事实为主要根据。

  在司法实践中,审判人员首先按照自首者罪行的轻重对照有关法律,拟定一个刑罚幅度,而后结合自首的从宽情节,所以把握好度,严宽适度,不枉不纵。

  (2)对自首犯从宽处罚包括从轻和减轻处罚两种方式,究竟适用哪种方式,需要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确定。

  (3)对自首犯的处罚虽然从宽是必须把握的大原则,但是,这种从宽处罚是“可以”而不是“应当”。

  在刑法的规定中,立功与自首一样,也是从宽处罚的情节,犯罪人既自首,又立功,就具备了两个从宽处罚的情节,因此,刑法对这种情况作了特别宽大的处罚规定。

  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为依法惩治职务犯罪,贯彻落实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给境外在逃职务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罪犯(以下统称“职务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员”)以改过自新、争取宽大处理的机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等有关规定,特公告如下:

  一、职务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员自本公告发布之日起至2018年12月31日前,向监察机关、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或者其所在单位、城乡基层组织等有关单位、组织自动投案,或者通过我国驻外使领馆向监察机关、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自动投案,

  如实供述自己罪行,可以依法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有效挽回被害单位、被害人经济损失,积极退赃的,可以减轻处罚;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二、职务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员委托他人代为表达自动投案意思,或者以书信、电报、电话、邮件等方式表达自动投案意思,后本人回国到案接受办案机关处理的,视为自动投案。

  三、鼓励职务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员的亲友积极规劝其尽快投案自首。经亲友规劝投案的,或者亲友主动报案后将职务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员送去投案的,视为自动投案。

  四、职务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员具有揭发他人犯罪行为,查证属实的,或者提供重要线索,从而得以侦破其他案件的,或者有积极协助抓捕其他在逃人员等立功表现的,可以依法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可以依法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五、职务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员要认清形势,珍惜机会,尽快投案自首,争取从宽处理。在公告期限内拒不投案自首且随后被引渡或遣返的,监察、司法机关将依法从严惩处。窝藏、包庇、资助职务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员,

  帮助职务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员毁灭、伪造证据,掩饰、隐瞒、转移犯罪所得及其收益,构成犯罪的,将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六、鼓励和保护广大人民群众和海外有关组织、个人积极举报,动员、规劝职务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员投案自首。提供职务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员藏匿线索,经查证属实的,有关部门将依法对举报人给予奖励,

  并对举报人的人身安全予以相应保护,对个人信息严格保密。对威胁、报复举报人,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这是刑法修正案八增加的内容:在刑法第六十七条中增加一款作为第三款:“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实际上规定的是坦白制度及其处罚原则)

  正如前述所论,刑法第164条第3款、第390条第2款、第392条第2款所规定的刑事责任制度,实质上属于自首制度范畴内的一种特别自首类型。但是,此种特别自首制度却与总则所规定的自首制度在本质相同的基础上具有构成要件等外在形式上的不一致性和不相容性。笔者认为特别自首的成立条件可从如下几个方面来讨论:

  只有实施了现行刑法分则规定的特定的犯罪,才存在构成特别自首的可能性,这是成立特别自首的前提条件。而刑法总则所设立的一般自首与准自首,则对于罪种没有明确限制,原则上可以是刑法分则和特别刑法所规定的一切罪种。详言之,特别自首制度作为刑法典分则所确立的绝对法定化的自首制度类型,其存在的范围是法定的和具体的,只限于特定罪名或者说特定犯罪人,目前仅限于受贿罪的外围犯罪,如前所述,即对公司、企业人员行贿罪、行贿罪和介绍贿赂罪。当然,在以前的单行刑法之中,曾经包括情节较轻的贪污罪。 但1997年刑法修订时,取消了适用于贪污罪的特别自首制度。

  成立特别自首,必须是在刑法分则规定的三种犯罪被追诉之前,犯罪人主动交待犯罪事实。这包括两种情况:一种是行为人在犯罪后归案前,自动投案,如实向司法机关供述自己的特定的犯罪事实;一种是行为人因犯有其他罪行在被采取强制措施或正在服刑的情况下,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所犯的上述三种特定犯罪罪行。在这两种情况下,行为人所犯的特定罪行在归案前都处于尚未受到司法机关追诉的状态之下。

  实践中,若犯罪人犯上述三款所规定之罪,符合特别自首的规定,同时也符合一般自首的规定的,根据特殊法优于一般法的原理,应按分则的规定处罚,即以特别自首论。

  97刑法第67条第1款后段规定:“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97刑法第68条第2款规定:“犯罪后自首又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从刑法的规定可以看出,对自首的处罚包括以下三种情况:

  (2)对自首犯从宽处罚包括从轻和减轻处罚两种方式,究竟适用哪种方式,需要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确定。

  (3)对自首犯的处罚虽然从宽是必须把握的大原则,但是,这种从宽处罚是“可以”而不是“应当”,这就是说,并不是对所有的自首犯都适用从宽处罚。“可以”二字说明,对自首犯既可以从宽处罚,也可以不从宽处罚,关键是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当然,审判人员在考虑对自首犯的处罚时,首先应当从“可以”从宽处罚的角度斟酌,在确实不可能从宽处罚的情况下,才从“可以”不从宽的角度裁量刑罚。不能借口是“可以”从宽处罚而在裁量刑罚的时候首先考虑“可以”不从宽处罚,这是违背立法精神的。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如果是一般的犯罪,在量刑时应当体现自首从宽的政策,依法对其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如果犯罪的情节、后果特别严重或者社会影响极坏、民愤极大的,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依法也可以不予从轻处罚。

  可以免除处罚的前提是必须犯罪较轻,如果不具备犯罪较轻这个前提,免除处罚也就无从谈起。注意这里使用的也是“可以”免除处罚的表述方法,在适用时应当把握“可以”的立法原意。犯罪较轻是指依照修订后的刑法应当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行为。对于犯罪较轻、认罪态度较好、社会危害后果不是特别严重的,依法可以免除处罚。对于犯罪较轻、认罪态度不好或者有一定的危害后果的,就不能免除处罚,但是可以依法从轻、减轻处罚。

  在刑法的规定中,立功与自首一样,也是从宽处罚的情节,犯罪人既自首,又立功,就具备了两个从宽处罚的情节,因此,刑法对这种情况作了特别宽大的处罚规定。在具体运用时需要注意以下两点:

  (1)自首犯必须同时具有重大立功表现,而不是一般立功表现,如果自首犯只有一般立功表现,不能适用这种特别从宽处罚的规定。98年解释第7条规定:“ 根据刑法第六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犯罪分子有检举、揭发他人重大犯罪行为,经查证属实;提供侦破其他重大案件的重要线索,经查证属实;阻止他人重大犯罪活动;协助司法机关抓捕其他重大犯罪嫌疑人(包括同案犯);对国家和社会有其他重大贡献等表现的,应当认定为有重大立功表现。”所谓“重大犯罪”、“重大案件”、“重大犯罪嫌疑人”,一般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或者案件在本省、自治区、直辖市或者全国范围内有较大影响等情形。

  (2)对有重大立功表现的自首犯,处罚时应当在减轻和免除处罚两种刑罚裁量方法中选择一种。刑法中使用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的表述方法,即必须这样处理,没有灵活裁量的余地。或是减轻处罚,或是免除处罚,二者必居其一,采用这两种方式之外的其他方式处罚有重大立功表现的自首犯,必然是错误的做法。